<track id="ldldhjb "></track>
  • <track id="ldldhjb "></track>

        <track id="ldldhjb "></track>

        1. 台湾有哪些对抗大陆的底牌?

          …………………………………………………………………………

          台湾没有牌可打,一张牌都没有。就是在干等。

          现在重要的问题在于美国想逼大陆动手,但是美国又不想留下把柄,最好是大陆自动动员解放战斗。

          从新疆棉花事件就可以看出,美国寄盼望于人权问题,煽动全部世界孤立中国,动员针对中国的金融战斗,打断中国的突起之路。

          实际上,美国盼望大陆自动攻击台湾,造成台湾平民伤亡,占据台湾后,引发更多的人道问题,与台湾大众产生冲突,组建台湾亡命政府,让大陆陷入到难以短时光形成有效统治的泥淖里,从而拖垮中国的发展过程。

          现在美国的动作都是暗搓搓,又要挑事,又不想把解放台湾的战斗归因到自己身上,然后以置身事外的态度动员对中国的攻击。

          只要动员解放台湾的战斗,大批台湾大众伤亡的照片和视频就会第一时光传遍全世界,甚至于这些照片和视频现在就已经拍好了,放在高度秘密的服务器里,已经在等着上传。

          从无数次相相似的事件中,这几乎就是一种既定的策略。比如有名的“白头盔”

          台湾的航道价值在美国失去南海的优势以后,已经没什么价值,台湾的价值就是被武统后形成的价值。

          事实上,美国期盼台湾现政府马上搞独立,以毁灭自己的方法帮美国的大忙。而台湾现政府宁可等,也不愿意马上掀桌子,因为好日子还没有过够。对此,美国政府实际上是不满意的。国内有一部分喊武统的声音,实际上在支撑美国政府。

          这是中美之间斗法。

          现在的国际间奋斗,已经不用子弹来解决,子弹能够解决的问题都是局部问题,对于全局影响不大。现在最主要的手腕实际上是应用封锁技巧,金融核弹。在经济上彻底打垮一个国度,远远比用子弹更为有效。

          中国现在不能经济发展的大好局势下犯错。要不战而屈人之兵。台湾是无法漂移的,它就在那里。困逝世他,或者台湾自动触犯《反决裂法》,大陆在道义上占住高地,一把定输赢。

          因此,台湾问题急不得,就算是解放台湾,也不宜暴风骤雨之势,因为美国不会去解救台湾,把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所谓美国必定要救台湾,不过是给台湾现政府撑腰,激励他们盲动。在美国的眼里,台湾基本不值钱,但是大陆武统台湾这就值钱,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是一个大变局,可以借这个机遇想措施打垮中国。

          解放台湾要缓,要有泰山压顶之势,但又要引而不发,战机不断逼近台湾本岛,一直到飞上台北空域,要台湾损失抵御意志,最后缚贼而降。

          这是谋略和定力,而台湾现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候那一天的到来。

          所谓不统不武符合美国的好处,这种说法就是疏忽了时局变量。

          对于大陆来说,“统”都是最优解,任何时候都是。

          对于台湾现政府来说,“独”是最好的;对于台湾大众来说寄盼望以此来获取利益。如果“独”有利,那么就支撑“独”,如果“统”有利益,那么就支撑“统”。台湾的变量在大众。台湾“统”的声音被压抑,依然是存在的。台湾有深绿,有浅绿,有投机分子,有蓝营、有红统,绝大多数人的态度是什么对我有利我支撑谁。

          不统不武是美国手上的一张牌,依据时局变更以做出对美国有利的选择,总的来说美国仍然是期望台湾独立,究竟肢解中国事美国的一个长期性义务。

          就当期的国际局面来说,最盼望呈现变量,制作出转变世界局面的大事件的是美国。美国现在是焦头烂额,美国要持续保持霸权位置,核心是保护美元位置不摇动,不容许中、俄在国际位置上和军事上挑衅美国。如果世界局面依照既有规律发展下去,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位置不断上升,俄罗斯在军事上加大对美国的要挟,那么美国的衰落指日可待。美国一旦掉下去,不只是退回北美洲大陆那么简略,美国要面对宏大的美元债务。美国的国债、处所债以及公司债已经大到无法偿还的田地,只能印新钱还旧钱,发新债还旧债。这一切都依托于美元的国际位置的牢固。

          美元一旦瓦解,没有实体经济的美国很难自救,美国国内的凌乱就会延烧出来,这是美国的灾害,也是世界最大的危险。08年金融危机,中国出手购置美债,盼望美国家过危机就是基于这样的斟酌。但是,现在来看,渡过危机的美国转过火来就会尽全力来压抑辅助他的国度,有才能辅助美国的国度就是最大的要挟。这也是个教训。

          目前美国有两个重要的焦点地域:乌克兰、中国南海和台湾地域。

          美国盼望这两个地域挑起战斗,以同时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但是不盼望把自己卷进去,除了打击俄罗斯和中国外,最主要的是团结西方国度,以保证他们持续追随美国,究竟保护西方议会制度的先进性是他们共同的目的。

          现在俄罗斯的态度很显明,就是要摆出和乌克兰决战的姿态,全力增兵乌东地域,坚决打掉北约东扩到俄罗斯核心区域的野心。美国口头上支撑乌克兰,但是没有实际抗衡举动,也没有和俄罗斯在乌克兰打一场代理人战斗的决心。泽连斯基在看不到美国的实际举动时,也开端软化态度,声称没有动员战斗的必要。

          中国南海和台湾地域实际上是联动的。目前来说,南海周边国度和中国 持续坚持和平态度,谁也不愿意和中国抗衡,替美国出头。这些国度以全力发展经济为重要义务,坚持和中国的和平友爱是有利益的。

          要打断中国的发展势头,就必需要在中国周边制作乱局,最好让中国陷入到一场区域战斗中。你只要细心看中国的地图,就会发明,中国的北边和俄罗斯交界,西面和中亚地域交界,南面是巴基斯坦和印度,以及东南亚地域。

          去年印度和中国差不多僵持了一年,事实证明,印度没有力气挑衅中国,印度的国防经济实力不足以支持印度动员对中国的攻势。两国在局面最紧张的时候,依然在坚持抑制,双方以冷武器对攻,子弹都没有朝对方发射。今年印度撤兵,就证明此路不通。

          那么唯一有盼望的处所,就是大陆武统台湾。

          美国手里捏着不统不武这张牌是要打出去的,重要是看机会。美国一直在施压台湾,不断制作紧张空气,甚至还搞出了美国大使混在帛琉使者团中拜访台湾的事件。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声称要出访台湾。美国军售台湾在加码。这就是故意的,这么做无非是盼望激怒大陆。美国不盼望落人口实,将挑起战斗的义务背在自己身上,但是 急切盼望台湾地域产生战斗的欲望是很显明的。

          这一变局呈现,只会对美国有利,而对中国不利。中国周边越太平,对美国越不利。中国经济连续上升最终要挟到的是美元的国际位置,美元直接关系到美国债务偿还问题。一旦美元失利,国际金融呈现大批抛售美债的现象,这是美国无法蒙受的。到期美债拿什么去还?失去了国度信誉的美国怎么保持霸权位置?

          中美之间的奋斗才是现在的重要抵触,台湾是美国四两拨千斤的方法。

          统一台湾要看机会,而不是一些人以为的必定要在我们这一代解决问题。这件事情是不能直接划一个时光表,将统一台湾的问题简略看成是国内问题,要依据世界局面的变更而制订办法。每一步都是要准确打算,要因势利导。

          长期以来,武统台湾是最受欢迎的口号,高喊武统台湾就会吸引一大量关注者围过来,天天讨论。我自然是知道这个偏向,宣传武统的文章完整不费力,可以直接缝合文章。因为有人就是爱好看,只要论证马上武统的必要性,就是准确的网络风向。但是这么写东西是不负责的,这种舆论要不得,上兵伐谋,不是看谁的声音大。西方国度常常被舆论左右,很多事情迫于舆论,做出了非常笨拙的决议。我的文章常常被冠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尺度的键盘政治家。究其所以,无非是我的政治观点不符合一些人的预期。如果我高喊必需立即解决台湾问题,一些人还会这样说吗?确定是不会的。我算是为数不多的知乎答主,一直保持自己的断定,认真剖析问题,不受舆论左右。如果你以为在知乎答复问题的答主一部分是键盘政治家,一部分不是,这不是很好笑吗?明明有官方媒体,为什么你不去看?知乎答复是看剖析内容,还是看答主身份?如果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那么来这里看文章有什么意义?剖析问题要点明关键,而不是为了逢迎舆论风向。

          这篇文章已经到了须要逐字逐句说明的水平了。

          国内有一部分喊武统的声音,实际上在支撑美国政府。

          有人相当不服气,把其中“一部分”去掉,然后剩下最后面的发在评论里。

          我估量有一些人应当看过YouTube吧?

          有一个名气很大,经常戴一顶鸭舌帽的眼镜男。有没有印象?

          最开端我也以为这是一个耿直中国人,因为他就是高喊留岛不留人出名的。

          他的一大半节目就是武统,必需武统,立即武统,不喊武统不是中国人。

          一部分讲俄罗斯打乌克兰如何如何了不起,乌克兰人如何如何勇敢。

          有一小部分是说小道新闻。

          然而,这个人现在已经证实就是一个邪教外宣。

          讥讽吧。

          武统是因势利导,这是划下红线的,是趁势而为,而不是有意为之。

          中原逐鹿之战,正是两军对立,严阵以待的时候,主将会分兵去打匈奴吗?

          现在的形势很显明,复兴之役的对手是美国。

          2020年以前,美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败像,特朗普连任几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美国仍然以为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现在的美国很急,急切须要一个切入点,如果是台湾,那就是最好不过。因为美国必需要过这个坎,中美之间的奋斗已经逐渐开端白热化。美国在笼络一切可以笼络的力气合围中国,这个态势不显明吗?

          抓住重要抵触,这点很难懂得吗?

          美国现在最急就是美元,是美债,现在美国的措施就是不断借债,用债务来搞平衡。任何敢于挑衅美元的国度就是美国的逝世敌。这个世纪大赌桌不容分心。

          现在还有人以为中美的战场是台湾。

          台湾打烂了,这都是中国的丧失,美国可以静观其变,火中取栗。中美战场上呈现这么大一个变量,必定会影响全局。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

          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跳舞,步步惊心。是出不得错的。

          喊武统容易,这是要为历史负责的。

          所谓文中呈现“帛琉”国名。有人就认为逮到把柄了,以为我是台湾人。

          这个国度并没有和大陆建交,美国驻该国大使混进去的大使团就是“帛琉”的。

          他们自己所应用的中文名称就是“帛琉”

          用这两个字否认整篇文章,你是活在大清朝,所谓“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这2300万台湾人不管你喜不爱好,都是中国人。

          茅草要过分,石头要过刀,人要换人种,谷要换谷种。

          这是公民党反动派才会搞的东西。有这种思想的人,都是反动派。

          还有人以为台湾人分开的时光越久,就越不认中国。

          中国历史上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多少次政权更迭,大乱到大治,文化上的高度统一,最后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一眼千年,几十年的分别,在中国沧桑岁月中,不过是白驹过隙。

          关于《国际法》当中的承认一节。

          承认的重要作用是,承认一个实体作为国际法主体而存在,或者承认它的首脑为该国的代表并盼望与之保持外交关系。承认的重要情势是承认一个国度或政府在一块国土上行使事实上的或法律上的管辖权,简称为事实上的承认和法律上的承认。承认可以是无条件的,也可以是有条件的;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默示的。承认也可能并不是全面的,而只限于承认一群人为交战集团或叛乱集团,如果这些叛乱者事实上已经把持了该国部分国土。承认在原则上是可以自行考虑决议的,但过早地承认别国的交战集团或叛乱集团是和该国专有的国内管辖权不相容的,因而也是非法的。

          看加粗一段。

          自行考虑,该国专有的国内管辖权不相容,因而也是非法的。

          中国有《反决裂国度法》,如果与此不相容,就是非法的。

          说白点,有本领掀桌子,那就自行考虑。

          没本领掀桌子,那就也可以考虑,听拳头大的说话。

          邪教人员刚才来过,下了一个结论:以为我是台独分子。试图阻拦统一大业。

          你看,邪教人员的见解有没有广泛性?他以为这个时候武统最好不过。

          这是奋斗,这是家国命运的要害时刻,站在那一头,看你自己。

          火中取栗

          偷取炉中烤熟的栗子。比方受人应用,冒险出力却一无所得。从前有一只猴子和一只猫看到农家院中正在炒栗子,猴子馋得口水直流,就问猫喜不爱好吃栗子。猫表现想吃,猴子叫猫趁主人不在场时去烧着火的锅里拿栗子,猫忍着烫把栗子一个一个拿出来,猴子则在一旁乐呵呵地一个个吃栗子。

          前文中说过,要因势利导,趁势而为。

          这个势,就要看清事物发展的趋势。

          如同水一般,涓涓细流,柔美平和,遇山形,见巨石,绕而不争。一旦细流汇聚,百川争流,聚集成滔滔洪水,则响声如雷震,所到之处,一切障碍蛮力灭之。

          火中取栗的栗,并不是台湾,而是谁的途径准确。谁有资历引导世界国民前进。

          我们现在有个幻想:实现中华民族巨大复兴。

          历史上的中国,礼仪之邦,文明残暴,教化四方。

          而这个幻想之下,有一个特定符号,那就是实现祖国统一。将台湾收回来,我们就可以庆贺一下成功,干一杯了。

          美国这个猴子就在一旁说:“我来帮你,你赶紧武统台湾,这样就可以实现你的幻想了。”

          武统台湾就是烤栗子的火。很多人以为只要忍着疼,下了这个决心,就可以实现幻想。

          美国此番何为?

          美国和一众仆从正等在旁边想要偷吃栗子。

          栗子才是要害,火是一个障碍。

          就目前的局面来说,我们还没有可以蛮力灭之的力气。强弱之势比之以前确切有很大的改变,但要说一击分输赢,为时尚早。

          火中取栗,谁是猴子,谁是猫,那也不必定。

          美国的债务,国内种族问题,阶级问题,社会发展问题,生产力提高问题,等等,也在阻碍着美国的发展,甚至越烧越大,眼看着栗子都要碳化了。

          中美两国各自围着一个火堆,都在撺掇对方:“你先去取。我等一哈。”

          美国现在形势更危险,美元、美债这是必定要爆的。美国现在连生产都不搞,纯印票子。一旦军事、高科技、金融秩序崩溃,这个栗子就和他没关系了。

          亚洲在搞经济大联盟,欧洲在搞自贸区,连非洲都在切磋如何实现非洲大联盟。南美洲已然千疮百孔,不再是美国的后花园了。

          太阴和太阳,黑夜和白天,是在不停运转,不停变换的。

          大家都知道能量守恒定律。

          能量既不会凭空发生,也不会凭空消散,它只会从一种情势转化为另一种情势,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它物体,而能量的总量坚持不变。

          现在正在产生转移。

          这是一个动态。

          当形势有利于我,那就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有人问台湾发布独立怎么办?

          碾为齑粉。

          台湾当局有当齑粉的勇气吗?想烤焦我的栗子,那就灭了它。

          武统那是动如雷震。让尔连骨灰都不复存在。

          故而,耐烦、智慧、勇气培养了我们中华民族巨大复兴之路。

          (台北15日讯)台湾总统蔡英文周四上午接见到访的美国非官方代表团时表现,这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第一次派团拜访台湾,展示台美连续深化的伙伴关系。据台湾中央社报导,拜登上任后第一次派遣挚友、前参议员多德率团拜访台湾,周三抵台的成员还包含分辨在前总统布什、奥巴马任内担负副国务卿的阿米蒂奇和斯坦伯格,以及美国国务院台湾和谐处处长白丹利等人。蔡英文说,多德是拜登信任的友人,访团成员包含阿米蒂奇、斯坦伯格等人,“显示美国跨党派对台湾的支撑”。多德说:“我有信念拜登政府会协助台湾扩大国际空间,支撑台湾积极投入自我防卫,拜登政府亦会进一步深化美台既有的经济接洽。”代表团此次是应拜登的请求拜访台湾,中方已向美方提出严肃交涉。解放军周四起一连6日在南海南澎列岛邻近海域,举办实弹射击演习。

          美国在踩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结合公报的红线,但是又在耍把戏,派出的是非官方代表团。这样的举措是在保持现状吗?如此高调拜访,是近几十年来所罕见。

          为什么会呈现在此刻?特朗普都没有这么大张旗鼓地干。很显明,美国到了要出这张牌的时候了。

          这不是特朗普和拜登的问题,而是美国急需一场大变局,以彻底转变局面。

          台海和平的现状就是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结合公报。

          所谓“支撑台湾积极投入自我防卫”。那么台湾为什么要自我防卫?

          美国的举措清明白楚。

          大陆民间对于此类消息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是不是肺都气炸了?

          是不是必定要解放台湾?不支撑武统就不是中国人?

          这是脑神经外科手术,不是开玩笑的。

          越是要害时刻,越要脑筋苏醒,下刀要准,要有多重预案,不可鲁莽。

          我们要想到千秋万代,要对得起历史,也要充足估量眼下所要面对的局面。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舆论是一把刀子,我盼望导向最有利的一面。

          统一是必定的,是必需的,是中华民族巨大复兴这条途径上的一个必经的进程。

          但这并不是终点。

          我们所有人都必需要清楚这个道理。

          这件事情在什么时候产生?

          在一个最适合的机会产生。

          这就是我说的趁势而为。

          台湾现政府如果最终走向了猖狂,这个时候当然要抛开一切顾虑,毕其功于一役。

          武统就成为了一个必需要选择的手腕。

          这必需要依据局面的变更,因势利导。

          这有什么可抵触的?

          和统武统并不是两个相互抵触的选项,而是依据机会做出的断定。

          我这么长的文章在反对什么?

          就是不顾一切,在任何时候,在任何情形下,不断地喧嚣,不断地宣传,武统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唯一手腕。对于国际局面的发展充耳不闻,哪怕是在内外敌人的夹击之下,仍然用舆论强迫武统倒计时。

          这么做是非常危险的。尽管我们并不害怕,但是不打无把握之战,要抓住有利机会,要形成优势兵力打歼灭战这样的道理,难道都要故意装聋作哑吗?

          网络上的武统声浪是不是越来越高?相当一部分大众是不是越来越失去理智?

          这种思想会不会被人应用?

          知乎上有几个人敢像我这样直击现实,旗号鲜明地亮出观点?

          很多人都在期盼着打一场大胜仗,要立一个军威。但是心坎却是怂的。

          说起打台湾就摩拳擦掌,如果说这个必需要打败的敌人是美国呢?

          十个航母舰队,民兵导弹,气概汹汹,是不是就没那么有气概了?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

          这是中美在博弈,台湾就是干站在棋盘上的子儿。

          棋盘上跳马也好,出军也好,并不是旗子在动,而是棋手之间的较量。

          这盘棋的红方是中国,黑方是美国。台湾实际上是物化的。

          要不要吃掉这个子儿,作为一个高手来说,就是在不停地盘算,走到第几步,才干形成合围,将军。炮走中,第二手棋就是直接打过去吃掉对方的中卒吗?纵观天下棋谱,你告知我,谁是这样下的?幼儿园的小朋友可能会这样走。

          一盘棋,将对方将逝世了,无路可走,弃子投降,中卒可能依然尚在,纹丝不动。但是整盘棋都输了,一个依然存在的中卒,有意义吗?要想大获全胜,要害是将军。

          吃不吃掉这个中卒,那就要看整盘局面的发展和须要。

          所谓世事如棋局。

          一些人在起哄什么?吃子儿,下棋就是吃子儿。

          一些人是真不懂,一些人那就是别有用心。

          自二战停止,世界新的国际秩序树立以来,子弹所能解决的问题,就变得非常越来越有局限性,除了中美直接下场的抗美援朝战斗,实际后果都不幻想,也就是大国很难只应用子弹完成自己的既有目的。

          抗美援朝战斗之所以能发展成如此大的范围,是因为当时的美国并不以为中国事一个大国,在认识上存在误区,以为中国既不敢回击,也没有才能回击。麦克阿瑟将优势兵力东西离开,两头并进鸭绿江,中间隔着朝鲜山脉,相互之间基本无法声援。所谓骄兵必败。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场大国之间对抗的大惯例战斗。以后,应当不会再有了。

          此后的中印战斗,越南战斗、中苏珍宝岛武装冲突、中东战斗、印巴战斗、对越回击战、两伊战斗、苏联入侵阿富汗、等等战果都有限,甚至呈现盘踞绝对优势的大国无功而返,铩羽而归的局势。

          越法战斗中,法国失利的最终原因其实是法国的衰落,其国力已经无法承担这种范围的战斗,同时大环境上属于英法殖民系统的大瓦解。

          美国入侵阿富汗,消亡萨达姆政权,当时看来战果光辉,但是走到今天,我们看到中东什叶派的突起。美国将在今年911彻底退出阿富汗,停止连续了20年的战斗。美国在这当中收获了什么呢?养肥了好处团体,军火公司,军头。既没有驯服阿富汗,也没有彻底消灭极端组织,同时进一步加深了美国、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度之间的抵触。

          没有任何国度单纯依附子弹可以解决问题。只有一些小国互啄,区域冲突,在某个局部有必定作用,实际后果有限。

          这是核平衡的时期。

          金融兵器、生化兵器、舆论兵器、政治攻势以及不断进化的高科技战略上的全面领先,各种经济上、意识形态上、军事上、政治上的联盟组织,将是未来的重要奋斗方法。

          因此,寄盼望于一场军事上的成功就可以彻底解决问题,这个思路已经落伍于时期,被证明是不可行的。

          这篇文章的热度渐渐消退,点赞数没有前几天的增加量了。到目前为止,3万多赞,这是基础事实。然而,评论区依然有人以为这是胡说八道。

          这篇文章的长度还是可以,小一万字。全网络独一份,别无二家,有就是剽窃我的。

          知乎这个处所,好歹还算是有几个读书人,你说这篇文章是胡说八道,说实话,如同骂街一般。大约等于知乎无好人。那么到底是知乎无好人,还是骂街的就是个混蛋?

          要写出这么一篇文章,确切须要两下子。不信任的,自己写写看。知乎三万赞,还是比拟难。以为胡说八道就可以拿到的,这才是胡说八道。

          为什么有人要骂街呢?

          这不单纯是情感问题,更是一种挫败感。

          有些人谈起马上武统,那就主动化身美少女战士,一副要为国尽忠的样子。一旦自己的理论被挫败,马上就魔法解除美少女战士武装,高声责问:“996如何,房价如何。咸吃萝卜淡费心。”

          一些人以为只要谈武统就是爱国,你讲要审时度势,就是一个暗藏在知乎的台湾政客。当然,比起最前面说我是台独分子,还是有提高,居然可以和黄介正、赖岳谦等人相提并论。这其实算是对我的一种确定。说句实话,如果美国总统拜登愿意在知乎撰写一篇答复,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什么叫做文化多元?这个世界是立体的,多维度的,不是平面的。对待一个问题,要从多个方面去寻找答案。比如说以前有本书叫做《我认识的鬼子兵》讲是抗日战斗时代的问题,这个作者到日本去拜访了很多日本人,这些人就是当初的鬼子兵。他们在拜访中谈及为什么要搞南京大屠戮,自己是怎样战胜杀人心理的,还有一些人自始至终不承认南京大屠戮,等等。说抗日战斗,为什么要拜访日本人?这些鬼子兵能说出好话来吗?这个作者一定是一个暗藏起来的汉奸作者。

          武装统一台湾,

          兵者,国之大事,逝世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最近俄罗斯在乌克兰海军演习期间,封锁了刻赤海峡,切断了黑海与亚速海的衔接。乌克兰勃然大怒,和美国海军磋商,决议一同硬闯亚速海,美国答应出两艘“伯克”级驱赶舰,坚决支撑民主自由乌克兰兄弟。

          到了商定的那一天,美国说:“伯克级驱赶舰太高尚了,须要休息。”

          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就通知土耳其,美国海军两艘“伯克”级驱赶舰经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黑海的航行被撤消;

          乌克兰兄弟加油,你必定可以打败俄罗斯。

          这就是消息,很容易就知道。

          当年炮打金门,美舰护卫蒋舰,就是在测试大陆敢不敢打。大陆专打蒋舰,美舰第一时光转身就跑。这个时候,就证明了,美军基本不愿意为台湾付出代价。

          美军是美国的面子,美军不可克服的神话,是美国在越南战斗失败后总结出的一条经典。那就是美国不打则已,参战必胜。什么叫做不可克服?就是只要兵棋推演存在着失败因素的战斗,美国一律不介入。比如美国在索马里被耻辱,美军士兵尸体被拖着玩。

          美国就感到还是算了。不然再呈现几个美国士兵被这样拖着玩,脸就丢的太大了。万一人家找个骡子来拉着玩呢?复原一下什么是五马分尸呢?

          看来我须要把这篇文章的长度延长到你没有耐烦读完为止。

          我来给大家讲这个局到底怎么破?

          台湾不敢独立,大陆下不去手武统,就这么僵持下去,花儿谢了开,开了谢,统一大业遥遥无期。

          这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很多人都在寻找的答案。

          我们必定要完成统一大业。

          这个问题庞杂吗?庞杂。

          这个问题简略吗?简略。

          之所以庞杂,因为这个棋局不是两岸博弈,而是受国际形势而左右,是人类两种政治制度的生逝世拼杀,是谁有资历可以引领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问题。

          曾几何时,我们自己都觉得失望,觉得前程渺茫。

          因为苏联失败了。

          苏联的失败给中国所带来的的震动无与伦比,连《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这样的著作都出来了。

          资本主义议会制度一时风头无两,人人称赞。

          社会主义制度距离历史的垃圾堆大约只有一步之遥。

          我们自己也说过这样的话:“一超多强。”

          这差不多属于求和了。

          这个一超就是承认资本主义议会制度赢了,你们是对的。

          我们自己过日子,不招谁不惹谁。

          就在同一年,有名的《九二共鸣》出台。

          “九二共鸣”是各自以口头方法表述海峡两岸均保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鸣。

          对于台湾方面本质上的“一中各表”含混其词,不再深究。

          96年台海危机,那是以逝世相拼,什么都不顾了,如果台湾胆敢发布独立,大陆把所有的坛坛罐罐全都扔出去,和“一超”赌命。

          到了赌命的水平,这不是开玩笑的,台湾没这个本领接下来,不敢犟嘴,“一超”心里有打算,就此平息。

          “一超”的打算是什么?

          那就是自以为资本主义议会制度是最完善的制度,能够崩溃苏联,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打垮中国。

          对于这一点,任何阅历过那段岁月的人,明白得很。

          自负的美国人,此后开端了大范围投资中国的举动。构建“中等收入陷阱”这是美国的拿手好戏。先投资养肥再金融收割,摧毁了中国的经济,让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度进入凌乱,迫使中国进行政治制度改造,成为世界人口最多的资本主义议会制国度,完成资本主义议会制度世界大一统,美国就是众王之王,坐上君临铁王座。

          美国距离这一步,也几乎是一步之遥。

          然而,斗转星移,世事难料。

          所谓“一超多强”已随风而去,中国逆风而行,古典经验主义和社会主义相联合,创新了一套最先进的政治理论,在2020年表示出了宏大优势,世界运势在变。

          我们就处在这个卡口。

          我们看到了未来之路,但是台湾人在等。

          等什么?

          等候东风彻底压倒西风的那一刻。

          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人类,其实所有人都在寻求同一个东西,那就是现实好处。

          苏联倒塌的那一刻,有多少人爱慕取得成功的美国?对美国的政治制度大加赞美?

          移民风潮那是风起云涌,挤破头要去,卖房子卖地也要去。没有去成的,多半是因为没本领去。

          当时的美国,遍地金砖这个形容词绝不为过。

          《九二共鸣》为什么只是一个口头协定?

          当时的台湾人以为你大陆马上就要变色了,搞资本主义议会制度,你得请我们来执政,这个我们最有经验。急着和大陆统一,这不是一个好主张。大陆有求着台湾的一天。

          这就是人性。

          姓资还是姓社,谁给我好日子过,老百姓就跟谁。

          台湾人除了独立以外,第二选项就是“一国两制”

          不统不武就是混日子,而混日子最怕的是什么?最怕这日子第二天早上起床就没有了。这不算选择,是对现实的无奈。

          为什么台湾人要这个两制?

          无非是对于资本主义议会制度放不下,以为这才是好宝贝,是台湾人的天。

          而资本主义议会制度好了几十年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完球了?

          所以要看中美的这场世纪大赌局,到底谁输谁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是真谛。

          台湾人现在的精力支柱就是美国,以为靠着美国,谋求独立,这是有利。

          和大陆统一,开罪美国,以后过苦日子怎么办?

          当形势产生翻天覆地的变更,世界的天平斜过来了。

          美国终于真的靠不住了,连口头上的话都不敢说了,台湾人还以为谋求独立是有利的吗?

          这是一个进程。

          中美正式坐上赌桌,拼身家以博未来,其实就在不久前。没过多久。

          虽然特朗普时期就在逼中国上台面,但当时还没有下定决心。

          现在的武统声浪为什么一浪高过一浪?

          这是为什么?

          除了用心不良的人以外,其实这些积极支撑武统的人并不看好这场赌局。

          以为中美比拼,中国胜不了。美国摆在牌桌上的筹码比中国多,美国身边小兄弟也比中国多,是以多打少,是看不见成功的曙光的。

          趁现在中国还有必定的军事实力,为避免夜长梦多,赶紧武统,就算是以后过苦日子,至少还捞回了台湾。

          朋友们,要看清历史大势,不要被眼前的迷雾所迷惑,只有王道的成功才是成功,只有走上巅峰的成功才是成功,只有在这场较量中的成功才是成功。

          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今护宜以恩诏降乎,不宜以兵戈取也。

          这不是书生意气,而是长治久安。

          文德可以说是仁、义、礼、乐,也是好处和规矩,生涯在同一个国度,遵从在这个最有好处的规矩之下,台湾人为什么会不愿意呢?

          不要只盯着一个小小的台湾,眼界要看得更长远一些,要看见历史奔涌的潮头,要在奋斗的漩涡中,认清成功的方向。

          中华民族巨大复兴这首长歌中,光复台湾只是其中的一个变奏。乐曲已经开端演奏,变奏蕴含其间,且等重鼓敲响,长号齐鸣,台湾就如一叶扁舟破浪而来。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上一节我引用了《卜算子·咏梅》

          有人就提到了抗美援朝战斗,一战立国威。

          以此来进行对照,以为当时决议打这场战斗为中国博得世界大国位置。因此,战斗在什么时候都是有利的。

          我不说这话对不对,但是历史是在前进的,每一个重大决议都须要对机会的准确把握,否则必受其害。

          巨大领袖有三个重大决策,光耀千秋。其核心思想就是抓住机会,准确断定。

          这三个重大决策就是:抗日战斗急不得;解放战斗拖不得;出兵朝鲜好处极大,不出兵朝鲜丧失极大。

          抗日战斗急不得就是有名的《论持久战》

          当时的社会气氛重要是两派。一派是“亡国论”一派是“速胜论”

          从某种水平上来说,和今天所谓的“和统派”“武统派”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在《论持久战》中,坚决驳斥了

          亡国论是不对的,速胜论也是不对的。

          “亡国论”太悲观,直接导致一部分人损失了和日寇奋斗的信念,是在崩溃军心士气,必需坚决打倒。

          “速胜论”完整脱离了实际,盲目乐观,没有正视艰苦。

          《论持久战》将抗日战斗分成了三个阶段:

          必需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从而揭示了抗日战斗发展的进程和规律,批评了“亡国论”和“速胜论”。

          这三个阶段就是因势利导,同时将抗日战斗和全部世界局面联合起来,只要保持奋斗,等候机会,必定会取得最后的成功。

          这篇文章写于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没有爆发,抗日战斗在当时看起来,仅仅是中日之间的战斗。能够和当时的国际局面联合起来懂得抗日战斗,当世仅一人。

          《论持久战》坚决驳斥“亡国论”和“速胜论”。以为这场战斗不要急,要有耐烦。就当时支撑这两点的人来说,能不能够接收?会不会认同?

          中国没有日本强盛,日本有着各项碾压中国的数据,基本打不赢。中国正在遭遇日军铁蹄践踏,每过一分钟,就有中国人逝世于日军的屠刀之下,如果不马上打败日军,这是畏敌如虎,是国度民族的罪人。

          “速胜论”的市场之大,各种媒体天天鼓噪,就是要和日军决一逝世战。

          《论持久战》发表之前,也就是37年底到38年初,中国部队和日军进行了有名的徐州会战。

          将一次防御作战不断扩展范围,寄盼望毕其功于一役。同时取得了台儿庄大捷。

          徐州会战,特殊是台儿庄会战,使公民政府及统帅部进一步认识到日军并非不可克服。

          这个成功让“速胜论”到达了一个高潮,加剧人们对成功的盼望。

          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的延安抗日战斗研讨会上,提出《论持久战》可以说就是在唱“速胜论”的反调,和产生在1938年4月份的台儿庄大捷仅仅相差一个月。为什么要在成功面前泼这盆冷水?

          我们今天看《论持久战》准确无比,高瞻远瞩。但在当时狂热的“速胜论”者眼里,是什么样的观感呢?全国都在庆贺台儿庄大捷,要敏捷打败日本侵犯者的呼声高涨,对成功无比盼望。而中共却在说要《论持久战》以为短时光内无法打败日军,要做保持抗战的筹备,这是不是畏敌如虎?会不会大喷特喷?

          今天所谓的“武统派”和抗日战斗“速胜论”者的差异在哪里?

          “武统派”和“和统派”到底是怎样形成的?

          事实上,纵览全部网络,几乎是一片“武统派”的声音,而所谓的“和统派”其实是“武统派”给不批准见者戴的一顶帽子。

          “武统”“和统”都是方式,战斗与和平,都须要审时度势。

          怎么能够只做一种筹备呢?

          不敢打台湾,就害怕美国,就是怕这怕那,就是胆小鬼,就是在呼应台独分子言论,是投降派。

          我们不敢打台湾,就是坐视台湾独立。

          武统台湾就是扬我国威。

          至于世界局面的变更,基本不用理会,打就完事了。

          “武统派”爱国,那么抗日战斗“速胜论”者就不爱国吗?

          “武统派”思潮毫无可取之处,就和“战斗派”“和平派”一样不可思议。战斗与和平是重大决策,怎么可以分什么派别?这不是荒谬可笑吗?

          实际上《论持久战》这个问题没人敢提,评论区重要说的是抗美援朝战斗,还不止一个人说,以为当时如果不打抗美援朝战斗,中国就不能得到提高和发展,因此类比,以为不做出武统台湾的决议,和当年反抗衡美援朝战斗一样,就是眼光短视。

          这种思维就是“刻舟求剑”

          刻舟求剑是一个寓言故事演变而成的成语,出自《吕氏春秋·察今》。一般比方逝世守教条,拘泥成法,执拗不变通的人。

          巨大领袖在前面说《论持久战》建国后提出应当立即出兵朝鲜。这两者抵触吗?

          基本原因就是时期和环境产生了重大变更,历史的航船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当时的中国虽然贫弱,但是这一仗非打不可。

          这就是对形势的准确断定。

          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战国·吕不韦《吕氏春秋·察今》)

          船已经行驶了,但是剑没有移动,像这样寻找剑,不是很糊涂吗?

          本文现在已经超过一万字了,既然大家依然在提问,那我就持续更新。

          中国台湾网4月26日讯 据台湾亲绿媒体报道,台湾地域副引导人赖清德25日出席所谓“海内外台湾国事会议”时致词表现,台湾是所谓“主权独立”的国度,与大陆互不附属。台湾地域引导人蔡英文虽未出席本次运动,但发表了书面致辞。此外,蔡英文办公室资政姚嘉文演讲表现,台湾应改名为所谓“台湾共和国”,而所谓“国土”可表明为现有管辖范畴,使之所谓“名实相符”。

          我们首先搞明白什么是“海内外台湾国事会议”?

          这个名称是由海内外-台湾-国事会议名词构成。不是台湾国-是会议这么回事。

          国事会议,指台湾当局召开的“国度发展会议”,为台湾朝野政党与民间人士共同召开的会议,以决议“国度”主要的政策方针与“宪法”体制。1990年6月26日至7月4日在台北圆山饭店举办的“国事会议”,是在“野百合学运”的推进下召开的,是台湾地域继“解戒”后,由政治自由化步向政治民主化实行的一步。它的性质虽然不具有法律上的合法性位置,仅为“总统”的谘询会议,但因其网罗朝野各界代表尤其是民进党的代表,且在若干主要问题上获得原则性的共鸣,使到李登辉要推进“宪政改造”,进行“安静革命”,有了着力点,是台湾地域从“两蒋”时期转向“李登辉时期”的主要转折点。

          也就是说以研究会的情势,讨论台湾的一些重大问题,为政府供给决策根据。但这不代表就是政府决策。

          本次会议,作为台湾处所政府代表蔡英文没有出席。

          台湾搞台独擦边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谓“国事会议”网罗了大批的海内外人士,给台湾的处所建设法律法规等问题提出看法。这里面也包含提出台独建议。

          所谓台湾独立,这不是儿戏。建国事大事,必需要经过各种严厉的程序和仪式,要修正国名、国旗、国徽,要在宪法上明白,同时昭告天下。

          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以研究会的方法发布建国,然后得到世界各国承认的先例。

          如果研究会建国都可以的话,那么通县张某某、李某某、郭某某、于某某再结合几个海外人士开一个所谓国事会议,发一个通稿,这就可以建国了?

          这种闹剧是不行的,世界各国都会见临同样的问题,能不能够认同研究会建国这种方法?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都搞成了,世界各国都没有承认。国度决裂,独立建国必需得到主权政府的批准,这是基础共鸣。这是一套规矩,其目标是为了保护基础国际秩序。

          如果台湾搞这么一个闹剧就要动员武统战斗,本质上就是默认批准开会建国这种方法,这是一个国际大笑话。

          国台办当然要责备,骂一骂总是应当的,但也不能太较真。

          而且

          蔡英文办公室资政姚嘉文演讲表现,台湾应改名为所谓“台湾共和国”,而所谓“国土”可表明为现有管辖范畴,使之所谓“名实相符”。

          演讲是发表个人看法,要汇总表决通过,形成政府决定等等一系列正式文件。蔡英文办公室资政和蔡英文不是一回事。除非蔡英文本人发表上述讲话,那问题就严重了。发言人的身份也很主要。

          这件事情还很新颖,但实质上和贴纸建国的性质差不多。不值得兵戈相向。

          我这个答复并不是在和所谓的“武统派”论战,“武统派”这个自封的名词本身就是荒诞的,因为这是国度大事,要有充足的理由和根据。你们来提看法,提出问题,我能够答复的,我就答复。我的才能办不到,认识上还不足的处所,那我也没措施。

          本文具有持续性,高低文是相互关联的,而且还处于更新状况,不容许任何人转载,或者截取部分内容转载。

          据美国《国会山报》7日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周五提出让世界卫生组织(WHO)容许台湾以察看员身份加入本月晚些时候举办的世界卫生大会(WHA)年度会议。布林肯在一份声明中对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喊话,敦促他邀请台湾加入5月24日至6月1日举办的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美国一直敦促世卫组织容许台湾以察看员身份加入世界卫生大会。在去年11月9日至14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复会期间,世卫组织部分成员国谢绝了美国提出的一项让台湾参会的呼吁,会议再次作出不将涉台提案列入大会议程的决议。郭正亮强调,若是要派正式代表赴WHO会员大会,是要投票表决的,但投票是不可能过的,因为开会的成员国和组织可能有180多个,以美欧为首的西方国度能拿到的票不超过60票。他坦言,民进党侧翼不用每年为了“大内宣”,让自己嗨的太高,嘴巴讲讲和实际情形是有落差的。

          大陆的回应就不用再说了。

          上述引用很明白,布林肯吹风,就是盼望台独激进,以争夺参加WHO为契机,再度争夺独立活动。

          这个郭正亮可能有些人不清楚是个什么角色。郭正亮就是民进党的文胆,外宣喉舌,重要负责民进党的宣扬工作。他的一些言论在必定水平上可以代表民进党的态度。

          郭的意思很显明,这件事是不能“嗨”的,

          嘴巴讲讲和实际情形是有落差的。

          谁在嘴巴讲讲?

          说这个话的是布林肯。

          什么是落差?

          台独这件事情怎么能够真的干?

          所谓美国要逼台湾独立,这件事情美国从蒋介石执政时代就一直在进行。

          中美建交以后,为了笼络大陆对付苏联,这才开端请求台湾管住嘴,保持一个中国原则。

          美国呼吁台湾参加WHO 最近几年几乎是每年都提,就是盼望台湾赶紧发布独立,然后逼大陆动武。

          台湾当局不知道武统的成果吗?

          当然知道。

          美国为什么要逼台湾不断走向独立?

          因为这是大陆的红线,这是必定要打的。

          一打起来,局势就不可控了。

          美国逼台湾,台湾只敢搞小动作,不敢“嗨”。因为一“嗨”起来,那就是灭顶之灾。

          美国乐见,台湾当局可不乐见,这是生逝世存亡的大事。

          所谓中国须要一场“立威之战”

          那么什么是立威之战?

          依照中国的传统政治话语,那就是逐鹿中原。

          楚汉争霸,决议汉政权命运的是“垓下之战”

          决议新中国命运的是“三大战斗”

          打败西北三马,能够起到决议性作用吗?

          马步芳曾经派兵“围剿”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与红军是有血债的。

          虽然西北三马必定要灭,但是只能放在“三大战斗”之后。

          公民党军五大主力尚存,傅作义团体没有受到任何丧失,锦州大门没有关上,就发动全军去打西北三马,号称要搞一个“立威之战”这是战略性过错。

          2019年和2020年有什么不同?

          是不是呈现了重大战略变更?

          2020年产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很多人都不知道吗?

          1947年的战略态势和1948年的战略态势有什么不同的处所?

          一年之隔,毕竟差异在哪里?

          问鼎中原,那么什么才是中原?

          台湾是中原吗?

          消灭西北三马就能实现中国革命的成功了吗?

          只要消灭了公民党军主力,消灭西北三马自不在话下。

          在战略上取得了对美奋斗的成功,台湾只能献城以降。

          而台湾和一部分大陆人的见解差不多,以为不可能取得对美奋斗的成功。只要大陆失败了,台湾就可以保住政权。

          一部分大陆人以为既然不能克服美国,那么不如趁现在有必定实力,赶紧解决台湾问题。实质上反应出的是悲观主义思想。

          然而,现在的奋斗形势就是这个样子,问鼎中原势在必行。

          中美奋斗已成水火之势。不拼出个输赢,是不行的。

          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1月13日上午,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举办例行消息宣布会。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就涉台热门问题答复记者提问。国台办消息宣布会上,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还展现《金瓯无缺——纪念台湾收复七十五周年主题展》一些观众的留言:“曾经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遥。如今只争朝夕,两岸早日圆梦。收复七十又五,共襄千秋伟业。恋恋山河无恙,绵绵骨肉情长。”“祖国统一不能一直等下去,我们这一代人要看到统一的那一天,不能把问题留给下一代。”起源:综合环球网、海外网、中国台湾网

          上述引用中,

          “祖国统一不能一直等下去,我们这一代人要看到统一的那一天,不能把问题留给下一代。”

          这一句被单独摘出来,成为了国台办的看法。

          已经有无数人给我复读这句话,以为国台办的看法就是要立即解决台湾问题,国台办是支撑武统的。

          国台办在很多情形下,不就是被一些人当做棋子在应用吗?

          国台办本身没有决策权,这个单位是负责海峡两岸沟通的渠道。

          高喊武统至上的时候,国台办就成了所谓的“柜台办”

          反对我这篇文章的时候,国台办就成了坚定的武统派。

          为什么要在正式文稿中写明“一些观众的留言”

          而不是朱凤莲说?

          “一些观众的留言”是怎么直接和国台办的看法画上等号的?

          不断地炮制武统声浪,精心筹备各类素材,将国台办任意装扮,这是什么目标?

          花这么大心思是要干什么?

          这和美国强迫台湾当局冒进,急不可耐地盼望产生台海战斗,有没有关系?

          我看就是有嘛。

          中国连续坚持经济增加,在2028年GDP就可以超过美国。

          日本经济研讨中心(JCER)不久前对中美经济发展做出了预测,依据推算,不用10年时光,大约在2028年或2029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就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在2035年时,中国的GDP甚至是美日两国的总和。

          在座各位,谁最不盼望看到这一幕?要打断这一过程,那件事情最有可能做得到?

          当大陆超过美国的那一刻,你真当台湾人个个都是幻想主义者,视钱财如粪土?

          台湾人什么时候给人的印象是不爱钱,要为幻想而斗争?

          到底是绿蛙,还是绿蛙战士?

          绿蛙什么时候成了战士?

          Tags: